人民日报
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
NAFTA这场鹬蚌相争 以为自己是渔翁的美国还真拎不清
2018年02月08日 00:12 中国汽车报 冯玉婷

  据外媒报道,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第六轮谈判1月29日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结束。由于美国方面的强硬态度,在此次谈判中,加拿大对于美国方面对于汽车原产地规则中零部件比重的要求有所让步,让气氛得到了缓和,使谈判得以顺利进行。

  墨西哥和加拿大谈判代表称,蒙特利尔的谈判取得了积极进展,他们乐观地预测将很快达成最终协议,并宣布三方将于2月26日开始在墨西哥城举行为期九天的第七轮谈判。

  换种方式解决问题能否打破僵局

  为增加就业,美国政府建议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修改汽车原产地规则,明确要求只有美国产零部件占整车50%以上、三国产零部件占整车85%以上(此前是62.5%)才能享受自贸区免税优惠,但这一要求遭到了其他两国的拒绝。

  在此次会谈中,加拿大就汽车原产地问题上提出新方案,力图打破三国在汽车原产地问题上的僵局。加拿大的新方案建议,应根据价值计算汽车原产地零部件的比例,改变依据清单计算零部件数量的现行做法。按照加拿大的新建议,汽车软件开发和其他高技术含量的工作将被纳入汽车原产地原则,但该建议并没有被美国接受。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谈判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如果采纳加拿大提出的汽车原产地新方案,不仅不会增加,反而将减少在北美生产的汽车零部件数量。

  除此之外,在最新一轮的谈判中,加拿大还提出了一个能够为北美汽车制造商生产的新能源汽车和智能驾驶汽车提供更多便利的全新观点。加拿大外事部部长克里斯蒂亚·伏利兰表示:“这不是一个单纯的提议,而是希望为未来汽车业的发展提供一个明确的方向。一旦该建议被采纳,将会促进高科技人才的引进并且将新一代汽车生产的能力留在北美。”

  挑战太多 NAFTA前途未卜

  已完成的六轮谈判虽然取得部分积极成果,但是在争端解决规则、汽车原产地规则、投资者保护、服务贸易、数字贸易等关键问题上并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对此,墨西哥经济部部长瓜哈尔多表示,谈判仍有重大实质性挑战需要克服。

  第一,一贯任性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自上台以后,大力推广“美国优先”政策,频频退群,留给NAFTA谈判的时间和耐心恐怕将消磨殆尽,如果最后一轮谈判还无法取得实质性进展,2月或3月特朗普或将正式启动退出程序。不过,特朗普想要退出NAFTA也并非易事。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表示,《美国贸易促进授权法案》(U.S.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简称TPA)可能会在2018年到期,该法案被称为贸易立法的快速通道,允许国会对贸易协议进行投票但不允许修改。这就意味着,在截止日期到来之前,特朗普必须要求国会延长TPA。如果TPA没能顺利延期,新的NAFTA协议将很难获得通过。

  第二,自2017年1月美国正式宣布退出TPP后,11月由启动TPP谈判的11个亚太国家共同发布了一份联合声明,宣布将于3月8日在智利签署新版《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其中就有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身影。看样子,加拿大和墨西哥已经为自己找到了后路。

  第三,今年8月墨西哥将举行总统大选,因此,美国需要在3月底将结束NAFTA相关谈判,以免与墨西哥大选时间冲突。可是从目前的进展情况看,多个关键性分歧仍没有达成一致,想要在3月底之前取得突破性进展希望渺茫。

  第四,三国民众大都不愿退出NAFTA。调查数据显示,58%的美国人、79%的墨西哥人和74%的加拿大人都支持继续留在NAFTA。因为,一旦退出NAFTA,将对三国就业率都造成较大的影响。目前美国汽车零部件制造业的就业岗位是87万,一旦退出NAFTA,将至少减少50万个就业岗位,每个岗位还直接影响5个相关行业的就业。汽车与装备制造商协会主席兼CEO斯蒂夫•汉德舒讲道,“NAFTA应该尽量保证北美基础供应链的完整、保证北美就业总量不变,甚至增加。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在提升我国商品制造实力的同时提高出口能力。”

  退或不退 中国都将是真正的“渔翁”

  此前,罗斯就曾向媒体透露说,汽车和汽车零部件领域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中“最要命”的部分,在美国同加拿大和墨西哥产生的64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中,几乎全部来自汽车和零部件领域。事实上,美国面临的竞争主要来自于中国和东南亚。有专家表示,如果美国同加拿大和墨西哥两国之间不再保持NAFTA中的互利条款,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整车生产职能被转移到中国等人力成本更低的国家。

  虽然NAFTA对美国和三国生产汽车零部件的比例进行了规定,但仍留有一定的空间给其他国家的零部件供应商,其中就有中国的身影。美洲对话中国-拉丁美洲项目的负责人玛格丽特·梅叶尔说:“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就是NAFTA的一份子,因为美国和加拿大的众多产品中,中国制造占了很大一部分。”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墨西哥第二大贸易合作伙伴,中国的很多货物都通过墨西哥进入美国,间接享受着NAFTA的有利条件。

  相关链接

  NAFTA谈判时间轴:

  据外媒报道,针对NAFTA问题,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三国计划举行七轮谈判,每轮间隔三周。

  第一轮:2017年8月16-20日 地点:华盛顿

  根据8月20日谈判结束后发布的联合声明,“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在协议范围内进行了详细的概念介绍。在接下来的两周内,谈判小组将开始推进文案工作,并提供额外的文本、意见或替代方案。”在首轮谈判中,美国曾打算制定出10到14章的协议内容,但并未包括有关汽车原产地规则和投资者保护条款的细节,而这两点被认为是谈判中争议较大的两个领域。

  第二轮:2017年9月1-5日 地点:墨西哥

  官员们表示,此次为期五天的谈判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是没有触及实质性问题的进展,NAFTA中最核心的部分——汽车制造并没有纳入第二轮谈判的话题。

  第三轮:2017.9.23至9.27 地点:渥太华

  谈判中,三方在中小企业、环境保护和竞争等重要性相对较低的问题上取得进展,,不过美国与墨西哥及加拿大两国在如何解决贸易争端等重要问题上分歧巨大,特别是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在最后几小时中提出要对加拿大庞巴迪生产的飞机征收220%的关税,这也导致第三轮谈判在僵局中结束。

  第四轮:2017年10月11-17日 地点:惠灵顿(美国)

  原本5天的谈判被延长2日,凸显了此次谈判的复杂与艰难。继第三轮各方就中小企业章节达成一致后,本轮谈判三国完成了竞争章节谈判,并在数字贸易、良好监管实践、特定部门附录等问题上取得积极进展。除此之外,成果寥寥。此外,美方本轮正式提出酝酿已久的“落日条款”,建议NAFTA生效5年后自动失效,每五年要重新谈判。此举也遭加、墨两国的拒绝。

  第五轮:2017年11月17-21日 地点:墨西哥

  由于加拿大和墨西哥对于美国此前提出的一些要求表示拒绝,三方仍然未能在主要问题上取得进展。这预示着原定于明年3月结束的NAFTA重谈预计将很难如期完成。据路透社报道,墨西哥和加拿大拒绝了美国有关提高汽车原产地最低标准的提议。

  第六轮:2018年1月25-29日 地点:蒙特利尔

  此次会谈中,加拿大就汽车原产地问题上提出新方案,力图打破三国在汽车原产地问题的僵局,但美国方面并不接受。此外,加拿大方面还提出了有关智能驾驶和新能源汽车的新观点。

  第七轮:2018年2月26日至3月6日 地点:墨西哥城

  策划编辑:李沛洋

责任编辑:李沛洋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或“汽车网”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汽车网-《中国汽车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