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
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
新能源时代到来,车企或沦为“打工仔”?
2017年08月11日 04:35 青年参考 郭文静

 

  一个零部件成本占整车成本的1/3至1/2,在传统汽车领域是不可想象的。但在纯电动汽车领域,这是现实。而对此最忌惮的可能就属整车制造商。

  由于电动化转型大潮来得突然、能量大、时间短,之前还在潜心提升燃油机能效、降低汽车重量和风阻的传统汽车企业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曾经以控制车辆成本和利润自傲的汽车制造商,在新能源汽车电池领域几乎丧失了话语权。

  特别是在当下中国,由于新能源汽车补贴直接与特定电池制造商挂钩,包括上汽、北汽、江淮等主要汽车制造商旗下的新能源板块,仿佛都在做同一件事情——给以宁德时代为代表的电池企业“打工”。

  这成为汽车企业不愿推广纯电动车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它们可能要把一辆车50%左右的收入分给电池企业。然而,在日益严格的排放标准和“双积分”政策下,车企不得不投身新能源车领域。但它们能控制成本,掌握主动权吗?

  车企明显“受制于”电池供应商

  短短几年内,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新能源车市场。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新能源车销量为19.5万辆,同比增长14.4%。

  值得注意的是,在销售排名前10的新能源车企中,除了比亚迪可以“自给自足”,其他企业无一例外,都要向第三方电池制造商采购电池或电芯。

  虽然不少企业号称拥有“三电”(电池、电机和电控)技术,但即便其能组装电池包,其中重要的电芯仍依靠对外采购。

  目前,北汽新能源、上汽乘用车、众泰汽车、江淮汽车、吉利汽车等自主车企,甚至包括华晨宝马等外资背景的车企背后,均有同一个影子——宁德时代。

  作为国内最大电池供应商,成立仅6年的宁德时代迅速扩张,2016年产量达到6.8GWh,位列全球第三;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国内市场占有率达到20.98%,超越比亚迪成为第一。

  目前,电芯在汽车动力电池成本中占比最大。大众汽车集团MEB项目报告显示,在2016年这个时间点,电芯成本占50%,模组成本占13.3%,制造成本占36.7%。

  这意味着,即便车企自己做模组和组装,仍要为电芯付出高昂成本。由此,曾对供应链占有主导权的汽车企业为宁德时代等电池供应商“打工”的说法,并非戏言。

  进一步说,这些电池供应商,或许也只不过是在为另一些企业打工。

  电芯的成本由原材料成本和组装成本构成。例如18650型电芯,其原材料成本占总成本近80%,组装成本仅占两成。

  钴是锂离子电池的关键原料。制造这类电池的消耗已占到钴金属全球消费总量的42%。过去一年间,钴的价格翻了一倍;分析人士预计,到2030年钴的需求将增长30倍。

  车企“倒逼”电池供应商降成本

  按照这一逻辑,在新能源车领域,车企几乎被电池、电芯原材料等上游供应商扼住了咽喉。其中利害,整车企业自然非常清楚,在确定电动化趋势不可逆后,部分企业开始联合产业链上的其他企业,加大研发力度,降低电池成本。

  电池供应商对这一点感受最深。谁能生产更高品质、更低价格的电池,谁就能占领市场。虽然实力更强的外资电池制造商被排除在外,但宁德时代曾表示,其每年研发投入为销售额的5%~6%,到2020年之前,要投入超过300亿元用于研发和升级产能。

  宁德时代希望通过扩大规模、技术研发升级和上下游合作三重方式控制成本。

  据彭博社统计,2010~2016年,电池成本下降了65%。未来,电池成本可能继续降低。有人预测,2020~2030年,纯电动车有望实现商业化普及。在此之前,除倒逼电池供应商,车企还会采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捆绑电池供应商,降低成本。

  比亚迪的自产自销自不必说,北汽与上汽选择与宁德时代成立合资公司,也是一种探索;吉利与科力远合作,同样是降低新能源车成本、多路径管控风险的方式之一。

  通过各种各样的合作,车企可以和供应商形成更紧密的捆绑,从而降低整车成本、经营风险,实现利润最大化。供应商也可以快速壮大规模,占领市场。

  新能源汽车时代的提前到来再次证明了一件事:如果一家企业不具备核心技术且不做前瞻性布局,那么,它只能沦落到为人“打工”的境地。

责任编辑:赵方婷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或“汽车网”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汽车网-《中国汽车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