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
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
危机感成就了今日的长安
2017年06月05日 13:23 中国汽车报网 何伟 朱志宇整理

  “长安从未摆脱过危机感。”

  朱华荣这句开场白着实让我心头一震。5月9日,在山城重庆老厂区老办公楼的会议室里,我们初次交谈,他就如此坦诚。几个小时下来,我们对长安“生于忧患”多了几分思索和理解,更悟出了长安之所以能成为自主品牌“领头羊”的内在成因。

  不错,恰恰是危机感成就了今日的长安。环顾今日华夏,中国品牌乘用车已成气势,品质向上,汽车强国依稀可见。但回头望,自主品牌从开始就从来没被看好过,一直处在生存的逆境中。上世纪80年代自主品牌起步,长安自力更生悄悄干起了微车而一炮打响;2000年入世后,行业大喊“狼来了”而再度陷入覆没的悲观境地,长安没有“穿上跑鞋”搞随大流,而是燃起自主品牌的火炬,埋头苦练正向研发的内功;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自主又被推上唱衰的前台,包括权威人士都认为合资向下很快会把自主挤出市场,长安则登上了百万级台阶。几度风雨,几度沉浮,步履踉跄,争议不断,然而,秉承自强不息民族基因的长安就像是个倔强少年,挤不死,压不垮,条件不佳反而激发出创造力,千难万险反倒成为壮实的养料。看今日之长安,正是这一苦难历程的缩影。

  长安身世显赫。作为中国首家现代工业的国企,首任董事长竟是晚清重臣李鸿章。这是一段一曲九折的民族慷慨之歌。在“师夷长技以自强”的洋务运动之始,知耻而后勇的李鸿章创建了上海洋炮局,开启了近代工业的先河。历史的列车驶入改革开放这一站,军工转民用,生产的中国第一辆微车于1984年下线。当年的洋炮局,变成今天的汽车厂,厂址也从长江口溯源到长江头。长安起步靠自主,基因是自强。长安走上自主这条注定艰难的不归路,与其说是自我的选择,不如说是时局的逼迫。150多年,长安见证了民族工业的兴衰,今天又当仁不让冲上了中国品牌的前沿,冥冥之中该是一种历史的宿命。

  技术出身、思维敏捷的朱华荣大学毕业后即加盟长安,从最基层的工程技术人员做起,期间主持完成多项国家和省级重点新产品项目,一步一步做到长安汽车总裁。在他的带领下,长安先后在中国、意大利、日本、美国、英国建立了全球化的研发体系,使长安成为中国第一个在海外建立研发基地的汽车企业,并成功探索出了一条“以我为主、自主创新”具有长安特色的自主创新道路,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定义为“长安模式”。

  在我看来,长安的成功,因素固然很多,但主要得益于天时,从起始开发的微型汽车到后来系列品牌都颇接地气,特别是在广大的西南市场;地利,偏于一隅的地理环境反而成就了队伍的稳定性,和企业心无旁骛踏实苦干的作风;人和,领导班子几经更替,但是萧规曹随不翻烧饼不折腾,保持了战略定力。这里既有军工企业执行力强的优良传统,又有遵守市场规则的鲜活因子。

  “到2025年,长安一定能做到世界一流(即进入世界10强)。”朱华荣说得很有底气,如果做不到,在这个行业就呆不住,就有存亡危机。所以长安发狠劲搞技术研发,第一家在海外建研发中心,保持每年收入5%的研发投入,高薪礼聘技术人才特别是海归人才。据说,汽车有292项核心技术,长安一项一项已经掌握了272项,这似乎是个笨办法,但功夫不负有心人。干自主要耐得住寂寞,难道有投机取巧之路可走?

  说起做自主品牌,都有豪言壮语,信誓旦旦,但真在干的有几人。中国汽车的自主之路漫长,西望长安,我们充满期待。

  (本文作者何伟为《中国汽车报》社社长)

  编辑:陈伟

责任编辑:陈艳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或“汽车网”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汽车网-《中国汽车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