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
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
海归故事
长安汽车庞剑:从底特律河岸到高宝湖畔
2017年06月23日 06:00 中国汽车报网 韩忠楠 杜琳
  八零年代,理想满怀;年过半百,青春犹在。大部分汽车海归精英,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投身全球汽车产业洪流中,而后随着中国汽车工业的兴起与对人才的渴求,他们毅然转身,从海外归来。转眼之间,他们投身国内汽车产业已经十载有余。十余年来,他们大多时间默默地致力于自主品牌发展,在各个领域发挥主力军的作用,却鲜少走向台前,为外界展现他们的理想抱负、家国情怀。本期开始,我们将走近海归精英,聆听海归故事。
  
长安汽车工程研究总院副院长、总工程师庞剑
  “我来了,渴望着让青春燃烧的日子,为了一个民族复兴的光芒。挥别了那幢辉煌的外资大厦,是因为我一直在研发的汪洋中挣扎。我来了,荡起澎湃的双桨,向着正向设计的彼岸出发……”2008年3月,已经在海外拼搏了15年的汽车噪声与振动技术(以下简称NVH)专家庞剑选择回国,加盟长安。  
  这首名为《高宝湖畔的篝火》的小诗正是出自长安汽车工程研究院副院长、总工程师庞剑之笔。“高宝湖是长安汽车工程研究总院前面的一个湖泊,我希望等我们成为世界一流品牌的时候,大家可以在那个湖畔跳舞欢歌。”1963年出生的庞剑,虽然已经年过半百,但只要一提起研发和文学,浑身都散发着年轻人般的朝气与热情。虽然“NVH专家”与“文学创作者”是两个完全不搭边的符号,但在庞剑身上,这两重身份却点燃了别样的青春之火。
  ■自主情让他挥别美利坚流浪的日子
  “我们是群鹰,美国的天空很美,可是面对着这层玻璃的阻挡,我们可能只能在这片狭小的空间中飞行,却永远进入不了这片蓝天白云。美国的天空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可是回到中国,我们可以自由翱翔,那天空是没有边界的。”2008年,庞剑在自己的散文《美利坚大地上的流浪》中记录下了这段与友人的对话,他告诉记者,这篇文章其实道出了当时很多留美学习、工作的学者的心声。
  1991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1996年获得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博士学位;1999年加盟福特汽车公司,担任汽车动力传动系统部门高级工程师、噪声与振动技术专家。在短短几年间,庞剑实现了自己在诗中向往的“在底特律河畔探索科学之谜”的梦想,但当曾经的梦想一览无余地呈现在眼前时,他却开始愈发怀念中国街道鼎沸的人声与都市跳动的节奏。他告诉记者,当时不少身处高职的华人专家,其实内心都非常怀念祖国,同时大家也深深地感受到,要想真正做点事,实现自由的翱翔,还是要回到国内。
  2007年,不少中国车企在美国展开招聘,庞剑告诉记者,当时长安并不是特别引人关注,招聘会的场面也很小。但是时任长安副总裁,且主管研发的朱华荣却亲自带队在北美招聘,还特别将他引荐给长安汽车董事长、党委书记徐留平。庞剑告诉记者,和长安的几位高管沟通过后,他发现这是一家很有梦想,真正想做事情的企业,这正好与他回国的初衷不谋而合。虽然早已身处被誉为世界汽车之都的底特律,但他更希望能将自己的专长奉献给自己深深牵挂的祖国。
  此外,庞剑发现长安汽车的招聘很有特色,是否聘用员工并不是由领导一人决定,而是由他将加入的团队决定。这种方式让他觉得既新鲜又意外。事实也充分证明,这种乐于听取团队意见、给予人才充分施展空间的氛围,使得长安的主力研发队伍极为稳定。庞剑告诉记者,曾经因为食堂的伙食问题,他给徐留平写了一封建议信,结果第二天就得到了回复,并解决了问题。
  “直到现在我都觉得回国加入长安这个决定是对的。”庞剑坦言,这些年,他一直在伴随长安的成长而成长。如今,长安对于国际人才的吸纳已经成为一种特色,截至目前,在长安像庞剑一样入选“千人计划”的专家已达10名,居中国汽车行业之首。
  ■“我这一辈子都要扎在NVH这个领域”
  “我的经历其实很简单,从大学开始我就专注于NVH的研究。”庞剑告诉记者,归国初期,他就曾定下一个目标,要让长安在振动噪声领域3年达到全国第一,8年达到世界一流水平。不过当时摆在他面前的困难也很多,一方面,国内的NVH技术起步较晚,另一方面,从事这个领域的科研人员也寥寥无几。
  不过,在庞剑亲历亲为的带动下,长安的NVH团队很快得到了壮大,从30人发展到现今的300多人,已经成为国内NVH领域最大的团队。庞剑告诉记者,NVH是个很庞大的学科,因为汽车当中的每一个零件都会牵扯到噪声振动方面的问题。网上甚至有传言把NVH称为玄学,因为不管人们是否懂车,都会对车辆的噪声问题产生最直观的感受。因此长安汽车非常注重NVH领域的研发工作。
  如今,长安汽车不仅拥有汽车噪声振动和安全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还形成了矩阵式的开发模式,每一款车型、每一个细分领域都拥有专属的NVH工程师。目前长安汽车已经将NVH分成16个子领域,包括车身结构、悬置、进排气等,这种细化程度位居国内之首。2013年,长安NVH团队还获得中国汽车工业科技进步一等奖,目前国内还没有任何一家主机厂在这个领域获此殊荣。而从产品层面来看,目前长安车型的NVH表现已经与合资车没有什么差异,怠速噪声可控制在38分贝,甚至部分产品的噪声控制已经超过了同级别的合资品牌。
  “加入长安,让我的青春岁月又重新燃烧起来。”庞剑感慨道,虽然在旁人眼中他总是异常忙碌,但他非常享受这种燃烧青春的感觉,他自己也在《致我们正在燃烧的青春》这首诗中写道:“我拎着两只箱子,买张单程机票,回到了故乡,希望在这里去重新点燃青春的蜡烛,让亮光照耀在华夏的大地上。”
  除了在工作中对NVH格外痴迷,在生活里,庞剑也无法停止对这个领域的钻研,目前他已经出版了一本关于NVH的专业书籍《汽车噪声与振动:理论与应用》,他还希望能够不断总结规律,把NVH更加系统地讲述一遍,形成一套书籍。他认为,虽然国内目前在NVH技术领域已经可以比肩国际,但我们还缺乏对前瞻技术和未知领域的探索,尤其是在科学研究领域目前国内车企的投资比例还很小。
  因此庞剑一直在鼓励员工多申请课题,撰写论文,参加国际论坛。因为在庞剑看来,要想成为世界一流的公司,必须具备这样的研究储备。
  庞剑告诉记者,每一个领域细细钻研起来都很深,因此他不愿意跳来跳去,就如同爬山一样,如果中途换一座山,可能还要重新出发,因此他打算一辈子都扎在NVH这个领域。
  ■既是汽车专家也是文学创作家
  从《美利坚大地上的流浪》到《魅力不止眼前》,从《致我们正在燃烧的青春》到《三百万朵玫瑰》……虽然在长安的工作异常忙碌,但却激发了庞剑更多的创作热情。他的这种创作毅力从大学时光持续到留美岁月,又从美国延续到中国。他告诉记者,他这一辈子只想写两本书,一本是关于专业领域的,另一本则是一部长篇小说。他希望这两本书是那种能够长期被人们阅读并摆放在书架上的作品,而不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轻易地就被淘汰了。
  “人的一生很漫长,但如果专注做几件事,你会发现时间可能还不够用呢。”回忆起自己的经历,庞剑总是觉得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完。他告诉记者,他很想写一部关于近30年时间的小说,因为这30年时间,不仅涉及到他个人,也涉及到整个变迁的时代。而对于这个时代,像他一样在中美之间穿梭的学者,内心的感悟更深,但也各有不同。
  在庞剑的身上,记者既看到了那种严谨专注的科研精神,也体会到一种属于文学家的浪漫气质。正如他在自己的诗中所言:“走过了青春,我们仍然会燃烧。只要青春在心灵里,不管岁月走向何方,我们会永远燃烧!”
  采访结束后,当记者目送他离开时,庞剑忽然转过身来,抬起手臂秀了下自己的肌肉,他笑道:“我一直在坚持健身,和你们年轻人一样。”或许,正是这熊熊燃烧的青春激情,凝聚成了那些新鲜生动的诗句,也成就了长安在NVH领域的成长;又或许,正是无数如庞剑一般富有青春激情的人的存在,成就了今日中国品牌的华丽转身。
(编辑:孙焕玉)
 
责任编辑:胡晓实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或“汽车网”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汽车网-《中国汽车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