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
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
春节倒计时〡字字戳心!卡车司机的2017总结和2018祈愿
2018年02月14日 09:55 中国汽车报网 郝文丽
  腊月二十七的北京,晴空万里但也寒风凛冽,一大清早,位于南四环的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已是一派热闹景象,卡车司机师傅们正将全国各地的蔬菜瓜果运往北京,保证首都人民能度过一个喜庆祥和的春节。 
 

  对于普通民众而言,当我们在超市购买新鲜应季的农产品时,很难能想象得到卡车司机们在背后付出的辛劳。在新发地批发市场,《中国汽车报》记者看到,开了整夜车的卡车司机们,在到达目的地后还要忙着装卸上万斤的货物。他们站在高高的货堆上忙碌着,一阵工夫下来棉服就会被汗水湿透。

 

    质朴热情的卡友们看到《中国汽车报》记者在采访,总会围过来问这问那,甚至摆起POSE主动要求记者拍照。

  细聊之下,他们的境遇却也不禁让人感到心酸,卡友们如此踏实肯干但日子却并不好过,2017年的运费出奇地低,很多司机辛苦一趟跑下来不挣钱反倒赔钱。

  生活不易,他们舍不得住店,困了就在车里对付着睡一会儿;舍不得去餐馆吃饭,泡面成了三餐标配。不过,一想到拉完这趟就能回家过个团圆年,被寒风吹得通红的脸上又忍不住露出笑意。

  首都蔬果保质保量的供应,见证了卡友们的实干与拼搏。年关将至,奋斗了一年的卡车司机们如何评说自己的2017,又对2018有什么样的展望呢?

    张勇奇的父子档:想多挣钱,让一家人高高兴兴的

  来自河北石家庄正定县的卡友张勇奇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他一直跑河北-云南线路。2017年,活儿特别难干,除了进入腊月,因为很多运输公司放假了,运费还算比较高,其余月份的运费都很低。张勇奇的车买了还不到一年,一个月要还1万块的贷款,他和儿子轮流跑车,一个月下来挣的钱,还了贷款后,勉强够家里吃用。 

  “我太知道当卡车司机的苦了,不想让儿子干这一行,不过没办法,儿子喜欢开车。”张勇奇的车到手马上一年了,他说再坚持坚持,还够了30个月的贷款,往后的日子就会轻松一些,希望新年和儿子继续好好干,多挣点钱,让一家人高高兴兴的。

    请不起司机的赵师傅:明年换新车,希望运费能高一点

  河北石家庄藁城的卡车司机赵岩坡,是货主极力推荐给《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的,用货主的话说,“赵师傅太不容易了”。

  赵岩坡做了七八年蔬果运输,最近三年开始感觉到行情越来越差,一趟8200元运费的活儿,光油费支出就要5500元,,吃喝住1000多元,算下来赚不到2000元。请不起司机,赵岩坡选择自己开车,而住旅店一晚要200元,他更舍不得。

  记者看到,赵岩坡吃住都在车里,吃的是泡面、泡椒凤爪等并不健康的速食。他说货主催得急,只能在服务站买点东西赶紧吃几口接着上路。他坦言很想改行,可惜别的工作也不会干,只能继续跑车。

  赵岩坡的车买了7年了,2018年准备换辆新车,他希望运费一定要高一点,别再赔钱。

  赵岩坡的驾驶室

 

    全国各地几乎走遍的秦师傅:来年希望转去做专职司机

 

  见到同样来自石家庄的秦师傅时,他在车里刚刚睡醒,还在床铺上躺着,因为没有梳洗,笑着不让《中国汽车报》记者拍照。

 

  今年55岁的秦师傅跑了快30年的车,全国各地几乎走遍了。他的2017年刨除所有费用每月只能净剩1000多元。秦师傅雇有一名司机,但是记者采访当天没让司机过来,为了省去司机住店的开销。

 

    秦师傅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2018年,他打算把车卖了去做专职司机,希望收入能提高一些。

  秦师傅的车

 

    “敞亮人儿”方大花:希望明年菜好卖、罚款少点,家人平平安安

  天津蓟县的方大花是个“敞亮人儿”,在新发地一带人缘很好。她每天和丈夫一起从新发地拉菜回蓟县卖,如此往返,再敞亮的人儿也经不起整宿熬夜和高强度的劳动,健谈、爱笑的方大花神情里透着疲惫。

  方大花夫妇每天早晨8点多从新发地装好蔬菜回蓟县,到地方卸完车是上午11点,然后开始卖菜,基本没有休息时间。雇人装卸一天要800元,为了省下这笔开支,一车上万斤的蔬菜,夫妻两人选择自己装卸。蔬菜买卖如今也不好做,卖货价只是在进货价基础上加点运费而已,几乎没什么利润,而且当天的菜如果卖不出去就会烂掉,这种情况下就会赔本。

  “外地车不让进京,每次来都得被罚四五百块,孩子他爸都瞒着我,怕我上火。我们是去年借的买车首付款,到现在还有3万没还上”。方大花说。

  虽然日子苦,但方大花依然爱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全靠夫妇俩贷款买的这辆车,她希望新的一年里,菜能好卖点,拉货的罚款能少点,“我婆婆还在住院,希望一家人能平平安安的。”

    王刚的夫妻档:想让老婆孩子过得舒服点儿

  辽宁阜新的小两口王刚(31岁)、肖莹莹(26岁)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过年,这是他们年前的最后一趟活儿了。说到回家,小两口忍不住地高兴,两人长期奔波在外,孩子一直是奶奶带着,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孩子了,“特别想”孩子。

  王刚以前一直是给别人开车。2017年,两人买了属于自己的车,肖莹莹怕王刚一个人开车不安全,就一直跟着他跑车,王刚太累需要休息的时候,她也能替他开上一段儿。为这,王刚觉得很对不起老婆,天天跟着他东跑西颠,没有任何休息玩乐或是见见朋友的时间。

  王刚也觉得特别愧对四岁的孩子,几乎全年都在外面跑车,得空回去也就是三四天,与孩子相处不久马上就得走,他很是心酸缺失了孩子的童年。

  在《中国汽车报》记者走访的所有卡友当中,王刚和肖莹莹的收入算是最高的,一个月能净剩1万元左右。但王刚还是忍不住吐槽每次进京都会被罚款扣分,这不太合理。

  “新年还得继续努力,让老婆孩子过得舒服点儿。”王刚说。

  2017鸡年已经过去,供大于求让货运市场陷入运价持续走低的僵局,3000万卡车司机在收入大幅缩水的焦虑中苦苦纠结,行业也走在了转型前最痛苦的黑夜。

  但所有迷茫都会过去,2018年注定是充满希望的一年,随着物流行业集约化和技术化水平的提高,相信随着行业的健康发展,卡友生活有尊严的幸福曙光正在到来。

  编辑:薛亚培 孙伟川

责任编辑:薛亚培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或“汽车网”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汽车网-《中国汽车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