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
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
发展智能制造软环境打造不能缺位
2016年09月20日 15:34 中国汽车报 施芸芸

  近日,首届制造强国建设专家论坛在北京召开,论坛上再次提出深入实施《中国制造2025》,推动制造业发展尽快实现动力转换、方式转变和结构优化。工信部部长苗圩表示,工信部启动智能制造试点示范专项行动一年多来,至今已有110个项目入选试点,2017年将进一步扩大范围,在全国推广有效的经验和模式。

  在智能制造不断深入并推广的当下,支撑其发展的软环境是否已经准备好?日前,《中国汽车报》独家采访了四位行业专家,他们就智能制造的产业环境发展的行政体系、管理模式、创新环境、协同文化等方面发表各自意见,并提出了建议。

  采访嘉宾: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理事长……付于武

  机械工业仪器仪表综合技术经济研究所所长……欧阳劲松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所长助理……王 青

  天津大学中国汽车战略研究发展中心常务主任……郭 焱

 

  行政管理遭遇空前挑战

  《中国汽车报》:智能制造不仅引发了汽车产业新一轮的技术变革,同时也对产业发展环境提出了新要求。在推动智能制造的问题上,我国与欧美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相比,在行政体系方面还有哪些不完善的地方?

  欧阳劲松:德国“工业4.0”提出的八个优先行动计划中,特别强调了组织、培训和监管等内容,不仅关注了智能制造带来的优势和机遇,同时也正视智能制造发展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和缺点,并在制度和法律法规方面进行了提前布局,我国有关政府部门在该方面有所欠缺。

  王青:德国和美国都在快速推进智能制造的实施,德国以传统制造业为强项,推动互联网企业及早介入传统工业;美国则利用互联网领域的发展优势,加强制造业的体系构建。我国在智能制造领域的发展与两者皆不相同,既有优秀的互联网企业,又有具备一定基础的传统制造企业,因此,我国在搭建创新型产业环境方面,并无成熟的经验可参照,需要结合自身发展特点探索一条新的发展路径。

  我认为,我国政府管理部门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过去具有成熟经验的产业园建设和试点企业推广等措施都无法满足智能制造的新要求,相关部门应寻求新时期下的行政管理新思路和新模式。

  创新扶持不能局限于制造企业

  《中国汽车报》:《中国制造2025》中将创新驱动摆在了重要位置。在汽车行业智能制造领域,创新发展环境的营造将成为推动智能制造发展的重要保障,当前政府部门应从哪些方面推进汽车产业创新?有哪些行政手段?

  欧阳劲松:我认为,需要优先明确的是管理部门的意识问题,智能制造时代的到来不仅将为汽车产业带来莫大的机遇,同时也会产生一定的“副作用”,例如云制造平台可能带来的数据泄露等问题,需要相关部门有服务意识,率先健全相关法律法规,为智能制造提供良好的发展环境。

  郭焱:在智能制造的背景下,汽车产业链逐渐延长,对于行政管理部门来说,必须通盘考虑,全方位、多角度地为智能制造产业构建可持续发展的创新生态圈。政策扶持和激励的对象不能局限在过去的传统制造行业,还应积极将信息行业和金融机构等纳入。在我看来,对传统制造企业和新兴互联网企业的政策支持应同时推进,才能帮助我国智能制造取得长足的进步。

  王青:如何推动传统制造企业和互联网新兴企业的融合应成为行政管理部门下一步创新工作的重点。当前我国互联网企业发展态势迅猛,但已处于瓶颈期,单靠技术层面推动产业发展恐怕难以为继,为了推动资源整合和产业融合,相关政策应发挥引导作用,包括人才制度和税收制度等。需要强调的是,对于鼓励创新政策的普惠性需要加强,应覆盖一些中小微企业,而非局限于一些国有大型企业。

  放权就要放得彻底

  《中国汽车报》:目前汽车行业整体的智能制造水平还处于起步阶段,我国行政管理体系也正面临深刻改革。在帮助汽车业智能制造发展过程中,我国行政监管应起到何种作用?如何看待新时期下的行政监管力量?

  欧阳劲松:有关部门应积极开展完善监管体系和配套法律法规文件的相关工作,特别是在实现网络化制造的过程中,如何更好地保护商业机密和知识产权、加强产品质量监督以及针对不同的制造模式、产业形态和价值链的变化,开展财政税收制度的改革。

  王青:转变监管思维,改革监管模式是当务之急,我建议有关部门适当削弱监管力度,缩小监管范围,充分利用市场自我调节机制。当前,我国正大力推崇“简政放权”,但效果并不尽如人意,原因在于“权”的下放应从政府部门手中放至市场,而非从中央政府部门放至地方政府部门。以新能源汽车为例,如果特斯拉出生在中国,恐怕连“准生证”都无法获得,发展更无从谈起。

  郭焱:道德体系的建立不可缺少。在智能制造发展过程中,某些不正当的竞争行为难以避免,为此,政府部门需不断完善监管机制的设计,开展科学合理的防范体系建设,建立个人和企业的道德风险评估体系或为可行路径。

  管理部门应加强协调概念

  《中国汽车报》:智能制造对传统汽车企业和互联网企业的深度融合、协同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由此涉及的管理部门和行业组织机构也日益增多,你对构建智能制造协同发展环境方面,有何建议?

  欧阳劲松:在智能制造的影响下,汽车产业呈现扁平化发展的态势,因此,我建议,行政管理部门也应加强横向沟通,国家制造强国建设领导小组和战略咨询委员会应积极完善行政保障体系和机制,充分发挥各自的作用,指导各地区、各部门开展工作,协调跨地区、跨部门重要事项,形成合力。

  付于武:协同发展是汽车业智能制造的主旋律,近年,汽车行业一直以来面临的多头管理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改善,但仍然存在不同政府部门在智能制造管理领域的交叉和重叠。汽车产品正呈现集成化和多元化的特征,未来汽车管理也不再是某个部门的职责,我们希望政府部门能建立更多的协同机制,在出台各项政策之前,开展顶层沟通和设计,共同推动汽车行业智能时代早日到来。

  郭焱:除了政府部门间的协同交流外,行业组织和政府部门间的合作也可以更进一步。要根据市场和行业未来的趋势,结合企业技术和管理现状,为企业提供战略性建议和指导,同时还应积极搭建关键通用技术的研发平台,帮助汽车行业智能制造领域的协同发展。

责任编辑:施芸芸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或“汽车网”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汽车网-《中国汽车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中国汽车报》创刊30周年
友情链接